山河大海曾入我怀

请不要在闹钟响之前叫醒我。

[ACU]【Bellec X Arno】长夜微光/一。




第一章

1792年4月。凡尔赛。

“又下雨了,这鬼天气,是不是?”

带有浓厚东方口音的声音来自一名黑发女子。她正抱着胳膊靠在门上,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

屋外的另一个人正专注于如何拢齐窗边的木杖,并没有搭话的意愿。这个中年男人穿着最普通不过的衣服,半长的黑发及肩,面色冷硬严肃。他钝钝地咳嗽了一声,直起了身子,只是还是低垂着眼睛。

他向门的方向走去。

东方女子微微侧了侧身子,为这个男人让开了路。她注视着男人不紧不慢地推开门走进屋子,有些悻悻地撇了撇嘴角。

总是这样。

不过她也没有在外面呆太久。感受着恼人的雨点,她看见过往行人匆匆,于是也转身进屋,关紧了门。

“……我还有多久能好?”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神色平静。他犹豫了一会,又补充道,“……doctor Lee?”

东方女子终于笑了。

“直接叫我Anna就行,Bellec. 我想起码还要半年。不过我要重新给你开一张方子,这次主要是为了调理。药浴不断。每周我会为你检查一次——在喉咙处的贯穿伤可比你其他部位的刀伤难弄得多,如果你不想落下病根,还是认真遵从医嘱。不要心急。”

Bellec点了点头。半长的黑发随着他的动作垂下来遮住了耳朵,他的左侧喉咙处有一个十分明显的伤疤,已经愈合,但看起来仍然十分触目惊心。

“一年多了,你在法国逗留了这么久,那边的总部不会直接判定你死亡吧。”

“谁知道,”Anna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Bellec,你应该有所耳闻。中国的刺客总部经营艰难。新人很少,政府又敏锐,好几次都几乎走投无路。”

“你该早点回去。”

Bellec皱起了眉,似乎有些不满。

“等你痊愈我才能走,这是医者的基本素养——何况大清腐朽不堪,自高自大。活在那里每一天都是地狱。说实话,我并不那么情愿回国。”东方刺客眼神飘忽,又自嘲似的反问,“我还应该感谢大清的圣殿骑士团在两年前被一群平民洗劫一空,是吗?守护也并不那么容易,Bellec. 这并不全是因为当权者的顽固,还有平民的麻木。”

“……尝试创造机会,如果无法寻求。”年长的异邦刺客站起身来,似乎打算去到二楼休息,“我从前有个学徒,他就做得很好。也很聪明。什么东西一教就会。”

Anna没有再回答。

她注视着Bellec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有些奇怪他为什么提及他以前的学徒。她知道Bellec是个有故事的人,但在她为这位重伤伤员治疗的一年多时间里,她一个字也没有多问,Bellec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直觉却告诉她,这位神秘的学徒,或许是解开Bellec半死不活地躺在圣礼拜教堂楼顶谜底的关键线索。

——那时他伤得可真够惨。

东方刺客想起了那些鲜血淋漓的场面,挑了挑眉。

——不过,他居然不记仇。

“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Anna最后只得嘟囔了一句,试图把这一切抛于脑后。她转而有些惆怅地想起母邦江南水乡的青砖黛瓦,想起日落时姑苏城的街道。

那似乎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TBC.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