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大海曾入我怀

请不要在闹钟响之前叫醒我。

[ACU]【Bellec X Arno】长夜微光/三。






第三章

Anna的房间整洁朴素,并不像许多女孩子那样摆放很多华丽的装饰,她房间唯一的装饰只是一幅简单的风景画。家具大多是木质的,富有东方韵味。

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檀香味道。

“脉象平稳。恭喜你痊愈,Bellec. ”

Anna将做工精巧的医疗用具一件一件地放进一个雕刻繁复的木盒中,一面对Bellec说道。

Bellec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抚摸着自己脖颈左侧的伤疤。非常柔软平滑,至少用手是分辨不出它与周围皮肤的区别的。他感到血管在他的指下突突直跳。这是活着的印记,幸存的印记。

“按照你给我的信息,我至少还要在法国逗留半年。”东方刺客捧着木盒,将它小心地塞进柜子,“这期间你有什么打算?比如扒一扒圣殿骑士老窝之类的事情。”

“这种事巴黎总部已经干得够多了。”

“狡兔三窟,谁都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又会在哪里开个据点。”

“干翻圣殿并不是只要找出他们在哪就行的——我想这个道理不仅仅适用于法国。”

“……你说的对,Bellec. ”Anna颇有些尴尬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我太心急了。”

Bellec没有搭话,他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稍有些局促的东方刺客。这个中国来的小姑娘正竭力与当前尴尬僵硬的气氛对峙,平静的目光掩盖不住她内心的懊恼和憋闷。

所以他还是小幅度地挑了挑眉,露出一个不那么明显的笑容。

——她和那个臭小子多么像啊。

Bellec注意到Anna清了清嗓子,对自己讨好地笑了笑。

连做错了事情之后的神态都是一样的。

年长的刺客不动声色地摆弄着面前桌布的流苏。

“Bellec——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Anna似乎找到了一个可以缓和一下当前气氛的话题,于是她尽量地让自己的语气轻快起来,“能不能帮我照看一下这栋房子?你知道的,这是我第一次来法国……当然啦或许是最后一次在法国逗留。这栋房子反正闲置也是闲置,更不方便卖给别人。呃,既然你不回巴黎——哈哈,语无伦次的,你懂我的意思,是吧?”

东方刺客嫌弃了一下自己刚才糟糕的发言,硬着头皮强迫自己正视Bellec的脸。

Bellec还是那副冷硬严肃的样子,不过这次,他似乎是被面前这小姑娘的语气取悦了,于是他点了点头,难得好心情地说道:

“我有没有跟你提过,你和我从前的学徒很像?”

“哈?没有啊。”

“那个臭小子跟你——咳,估计差不多大。”Bellec眨了眨眼睛,发觉面前的小姑娘没有对年龄这件事表现出不悦,于是继续说了下去,“他是我老朋友的儿子。原来他就住在凡尔赛,离这里不远。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房子荒废许多年了,我从没去看过——反正现在不是杂草丛生就是被一群杂鱼鸠占鹊巢。”

“荒废了许多年?”Anna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不同寻常的句子。

“噢,我的老朋友76——还是77年——就死了。因为组织里一个人的叛变。那个时候他家小鬼才八岁,我那会还天南海北地跑呢。”

“呃,抱歉。”

“啧,都是过去的事了。”Bellec摇了摇头,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一阵静默。

“可以告诉我,你喉咙上的伤是谁造成的吗?”Anna踌躇良久,终于没抑制住好奇心问出了这个一直压在她心头的疑惑。

“就是我们刚刚对话的主角,”Bellec漫不经心地说道,“说起来,这个臭小子下手确实不怎么干净利落,即使我早提醒过他——他姓Dorian。”

Bellec看着Anna因为震惊而微微睁大的双眼,又补充了一句。

“他是个小混蛋。”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