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大海曾入我怀

请不要在闹钟响之前叫醒我。

[ACU]【Bellec X Arno】长夜微光/四。



第四章

经过了一个混合着饥饿和不安的冬天之后,凡尔赛在芽月仍然有些凌厉的春风中慢慢恢复着生机。

Anna也出乎自己预期地在异邦度过了第三个除夕夜。

她走进房子,向手中哈着气,然后使劲地搓了搓脸,以期驱赶在外一整天而带来的寒冷。Bellec看见她回来,点了点头表示打招呼。

“最近留意——我在码头那边听说巴黎情况惨淡,食物的价格越来越高。布里索派简直是胡闹,我看迟早下台。”

“我倒是听说审判路易十六的时候有个聪明人物崭露头角,直接给了保王党致命一击——好像还跟Robespierre有点关系。他从前可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Bellec手指敲击着桌面,桌子上放着几张纸,密密麻麻全是字,“Louis de Saint-Just. ”

“我从没听过这个人。”Anna把外套挂在衣架上,“听起来你对他似乎很熟悉,介绍一下?”

“岂止是熟悉?他欠兄弟会一个人情——虽然这与个人因素有关——好吧,是我那个学徒。他救过de Saint-Just的命,大概三四年前。而这个人又恰巧是那种恩怨分明斤斤计较的一板一眼的法学者,啧,即使力量微薄,聊胜于无。”

“而现在他得到了雅各宾派的重视,尤其是Robespierre. ”Anna拉长了声音,戏谑道,“我都能猜得出后续的剧情了。”

“谁知道以后怎么样?有没有用取决于他能活多久。”Bellec嗤笑一声,把桌面上的纸折起来放进口袋里,站起身来走向壁橱,“我最近一段时间恐怕又要忙起来了。下个月初的船,送行估计是难了。提前祝你早日抵达。”

年长的刺客端着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了Anna.

“干杯。”

“干杯。”Anna小小地啜了一口杯子里的液体,感觉酒精的辛辣从口腔烧到胃,这让她稍稍有些不习惯。

Bellec仰头一饮而尽。饮酒方式带来的畅快并没有抹平他眉间的褶皱,只是起到了短暂的舒缓作用。杯子放在木桌上,发出沉闷的碰撞声,而杯子的主人低下了头,神色冷硬严峻,如往常一般。

“当你看到这张纸的时候,我已经在回国的船上啦——它提前两天到了,真是令人兴奋。两年来多谢担待,此间一别,就是永不相见了。祝安好。李遥。”

等到Bellec终于从忙碌中缓过神来时,时间已经推移到了花月的月底。回到家,意料之中的空无一人,于是他出门找了点吃的,一面读着Anna留在桌子上的便条。

他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纸条,就将它团成团堆在了木桌的一角。

年长的刺客从怀中拿出厚厚一摞文件,嘴里叼着长条面包,就着从窗子倾泻进来的阳光又投入了忙碌之中。

与此同时。巴黎。

身穿深蓝色风衣的男子戴着兜帽一闪而过,风衣的尾部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他的脚步急促而无声无息,穿梭在密集的人群中使他的身影若隐若现。

他最终穿过了抗议的人群,来到了一间很不起眼的普通房屋前。他后退几步确认了一下门牌号,接着轻缓地敲了敲门。

门几乎是立刻就打开了,露出一张苍白的脸。脸的主人一头黑色卷发,五官柔和优美,身材瘦削。他看见裹得严严实实的来客,仿佛是十分惊喜的眨了眨眼睛,侧身说道:

“请进,我的朋友。”

来客冲他点了点头,神色由于兜帽的遮掩有些模糊不清,但看得出他是松了一口气。他闪进屋子,门几乎是随着他的脚步沉沉地关上。

外面人声鼎沸,愤怒的人群在高喊着口号。卫兵紧张地端着枪站在高处,不断四处张望。

这是暗流涌动的年代,有着漫长模糊的未来。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