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大海曾入我怀

请不要在闹钟响之前叫醒我。

[ACU]【Bellec X Arno】长夜微光/五。






第五章

1794年4月。凡尔赛。

凡尔赛宫一片荒凉景色,昔日的繁华在窃贼和时间的努力下慢慢变成遥远的历史和破落的空壳,雕塑和石刻由于无人打理而风化破损。

宿醉带来的晕眩和怀表丢失带来的恐惧是他肩上的两块巨石。

这个穿着肮脏不已的粗布衬衫的年轻人颓废地坐在凡尔赛宫的台阶上,身边躺着无数被割喉的尸体。血液的腥气充斥着他的鼻腔,他因此憋了一口气,用手用力揉了揉太阳穴后,才重重地吐息。

——多久了?

他模模糊糊地问自己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大脑的混沌阻碍了正常的思考。

——我真是个废物。

他眯着眼睛看向周围。白色的宫殿。天空。流着血的卫兵尸体——哦他们的眼神可真不友善。半死不活的树。没有人。坑坑洼洼的道路。

他抽了抽鼻子。

“Arno?Arno!”

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在对他说话——是对我说吗?他有点不确定地抬起头来寻找声源的位置。就在眼前。哦。红头发。

Elise.

她皱着眉头,把手伸了过来。一个圆圆的被手捂得温热的东西落到了他的手里。

是我的怀表。

“你落了这个。”

Elise还在说话,他甩了甩头,觉得颈后的头发很扎人。她是来找我的。他想。

这次又是什么事情呢?

他有点不耐烦,不过还是尽量地集中起少得可怜的注意力听着面前的人说话。

——雅各宾派。哦,这关他鸟事?好吧。

他看着他身边唯一剩下的亲人,泄了口气。他只剩下她了,所以必须满足她的一切要求,不然她就会离开——

——离开。像小时候仓皇失措的母亲。许诺带他去看烟花的父亲。第六次还是第七次阻止管家把他送到法庭的养父。

还有催促着自己下手干净利落些的师……Bellec.

于是年轻人点了点头。他面前的姑娘笑了,对他伸出手,用力把他拉了起来。他们一前一后走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那年轻人还有些踉跄——很快就消失在了小巷中。

“哼。”

凡尔赛宫顶上的人目睹了这一切,隐藏在兜帽之下的脸冷硬严峻。他颇有些不屑地哼了一声,随即低头寻找着什么。他很快发现了一个草垛,于是他张开双臂跳了下去,灰色的披风像翅膀一样展开,看起来仿佛包裹着他穿着军绿色衣服的身体。

“你的儿子真是鬼迷了心窍,Charles. ”

Bellec踩着年久失修的木质地板,狠狠皱起眉头盯着老友挂满蜘蛛网的画像。他一只手拿着一瓶酒和两个杯子,另一只手捏着一块布在多年蒙尘的桌面上胡乱地擦着。直到他觉得差不多了,才把酒和杯子放在了上面,一面点燃了油灯。

年长的刺客沉默地给两个杯子倒满酒,又沉默地将其中一只杯子里的液体泼在画像面前的地板上。酒液的醇香很快弥漫了整间屋子,Bellec仰头喝空自己那一满杯,又抬手往里面续着酒。

窗外漆黑如墨,油灯昏黄哆嗦的火光把Bellec的轮廓印在墙上,也照亮了画像里青年男人微微笑着的脸。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