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大海曾入我怀

请不要在闹钟响之前叫醒我。

[ACU]【Bellec X Arno】长夜微光/六。




第六章

Bellec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不过是凌晨,淡蓝色的光从窗户透进来,把一切都染成一种朦胧梦幻的颜色。

他站起身来,差点带倒了手边的酒杯。年长的刺客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咳嗽了两声,瞥了一眼仍然微笑着的画像中的青年男人,然后转身毫不犹豫地走出了房间。

只留下房间里仍然很浓郁的酒精味道以及桌面上一只酒瓶,两个酒杯。

Bellec很快来到了最近的鸟瞰点。他蹲在高高的塔顶上俯视着清晨凡尔赛的一切,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这似乎是个不怎么令人愉快的想法,因为这使Bellec眉间的皱纹更深了,但很快,他的神情恢复了正常。

“……臭小子。”

他说。

傍晚。Robespierre府邸。

“Maximilien!Maximilien!你听我说,你必须放松些政策,你不能用暴力的方式唤起人民的‘革命热情’,如果得不到食物,他们最终也只能起义——那样就彻底失败了……”

“我不能!”当权者紧皱着眉头,前倾身子瞪着试图说服自己的年轻男子,在看到后者眼神里的惊愕和固执后脸色才稍稍有些缓和,“Louis,如果不坚持如今的政策,那才是彻底的失败!我们在掌权——在眼下这个混乱年代,你弱则敌强——难道所有人都是天使吗?!看看那些暴发户、王室余孽、投机者,让他们有机可乘,我们,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最后一句话几乎是被吼出来的,Robespierre狂躁地敲着桌子,像一头发怒的雄狮,将要把面前的黑发男子生吞活剥。

“你冷静一点。”Louis紧闭着嘴巴,伸手理了理长过耳朵的头发,“革命已然冰冷,这样贸然地做一个煽动者反而会招致全国上下的反对——我们必须按照形势,顺着人民的意愿来……”

“顺着人民的意愿——”Robespierre从喉咙里挤出这几个字,仿佛被烫伤了一样发出“嘶嘶”的可怖低吼,“他们算什么?他们知道什么?!面包?或者土地?穷其一生追寻温饱和降税——这就是他们的全部!他们才不在乎是谁执政、法治还是人治——他们的生活充斥私欲和浑噩,得过且过!”

“Maximilien。”

执政者看着自己的朋友兼追随者睁大了眼睛,十分艰难地轻声唤着自己的名字,怒气有些微的平复——大部分原因或许是愧疚,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转过了身去保持着沉默。

“如果你一意孤行,Louis,”Robespierre背对着他的朋友,沉下声音说道,“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友谊或者支持——我心意已决,无人能够改变。”

Louis本就不算红润的脸霎时变得毫无血色,他的嘴唇发抖,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什么?Maximilian?你——哦天啊——”

“……我不想看你走入绝境——你该听我的,Maximilien!”

当权者听着身后好友颤抖的嗓音,固执地把身子站得笔直,但他的手死死攥着上衣的纽扣,指节泛白。

“……好吧。”沉默许久之后,Louis轻轻地说。他的声音里罕见地带了一点疲惫——Robespierre敏锐地察觉到了,但是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强迫自己松开了一直攥着纽扣的手指。

“我们都冷静一下……明天我再来见你。”

沉重的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远。他随后听见门打开的声音。

“……晚安,Maximilien. ”

“呯。”

房间里的人顿时像抽掉了骨头一样坐在了椅子上。他慢慢地伸出手捂着脸,不大的空间里充斥着他长长的吐息声。

但他很快抬起了头来,眼里的坚定与疯狂没有丝毫改变。

他摇起了铃,打算推迟自己的晚饭时间。

TBC.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