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大海曾入我怀

请不要在闹钟响之前叫醒我。

[ACU]【Bellec X Arno】长夜微光/十。

零点啦成就达成~
Louis de Saint-Just大美人生日快乐!(不你。
顺便也祝自己生日快乐啦啦啦♡
ACU师徒组万岁!


第十章

傍晚。Charles Dorian旧宅。

Arno站在街道口,远远地打量着这幢有些破旧的建筑。

真是好久不见。他想。

他的目光随后转移到了门前那些疯长的植物上——它们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甚至由于没有了束缚而肆意妄为起来。女贞树的花朵成团成簇,挤压着深绿色的枝叶,几乎遮住了门。玫瑰和黄杨混在了一起,粉色、红色的硕大花朵堆砌在黄绿色叶子的矮灌木上,毫无整齐规矩可言。

年轻的刺客犹豫了一会,终于迈步接近自己儿时的家。

随着距离的拉近,他慢慢地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一切都结束以后,他也不再抑制自己对过去的怀念。过去的印象像伤疤。揭开它们的时候,愧疚大于疼痛。

他想起面容模糊的母亲和父亲,想起凡尔赛宫地面上的鲜血——他伸手摸了摸怀里,那块坏掉的怀表还在——最后,他不可抑制地想起了Pierre Bellec.

年长刺客低沉沙哑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句子的内容早已模糊,语调里却有不容忽视的漫不经心、自负以及镇定有力。真是鲜明的特点,令人难以忘记。

——他仍然无法原谅自己的罪责。还有一些辜负。多多少少的,它们源于自己的爽约、自私、懦弱,还有自以为是。如果说罪责可以因为年少无知而得到救赎,那么辜负就是最不能被原谅的事。明明知道,却因为任性和一点点侥幸而讨价还价,最终失去。

但是一切都结束了。他想。即使现在知道了这些道理,也没有任何用处。

他轻轻推开门。唯一让他比较满意的是,没有鸠占鹊巢的杂鱼,他的袖剑暂时派不上什么用场。

他闻着房子里陈腐潮湿的气息,在一楼转了几圈。这让他找回了零星依稀的童年记忆,于是他打算走上陈旧的木制楼梯,上到二楼看看那些老的居室——

等等。

年轻的刺客把手指从布满灰尘的楼梯扶手一端移开,后退了几步。

在夕阳的余晖中,楼梯上的足迹和扶手上稀少的痕迹一览无余。这些印记都十分新鲜,不会超过三个月。

Arno几乎是立刻想到了这位不速之客的样子。那个人身体健壮,步伐有力。他沉稳地踩在吱呀作响的楼梯上,在楼梯的中段回头俯视着房子。他的手很随意地搭在扶手上,那是个下意识的动作,他显然并不在意扶手上的灰尘,甚至蹭掉了一大块。随后,他似乎是看够了这景色,便径直走了上去,直到——

父亲的房间。

年轻的刺客小心地避开脚印,顺着这条线走到了他父亲的房间门口。门是虚掩着的,足迹消失在了门外,但他敢肯定会出现在门后。

Arno咽了口唾沫,回头看了一眼脚印。这些痕迹坚定而具有方向性,说明这个人对父亲的房子十分熟悉。

是的。十分熟悉。

他凑近了房间门,一股子酒精的味道从门后飘了出来——十分微弱而难以辨识,但他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

Arno沉默了一会,突然猛地推开房间门,里面的景象让他的心跳漏了一拍。

正对他父亲画像的木制地板上摆着一把椅子,椅子的旁边是一张本应该用来放置瓷器的矮桌——但它现在承载着的是一只酒瓶——就是他刚回凡尔赛时买过的那一种——还有两只歪斜在一边的酒杯。

“天啊。”

年轻的刺客慌张地扑进去,心里有某种想法一闪而过。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