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大海曾入我怀

请不要在闹钟响之前叫醒我。

[ACU]【Bellec X Arno】长夜微光/二。

第一次发文就有这么多喜欢好激动quqqqqq
感谢各位啦~我会继续努力的(ノ´∀`*)



第二章

“我帮你打听了一下。”

Anna的目光从自己的早餐上转移到了面前年长刺客的脸上,而后者正以一种不紧不慢的语调陈述着一个对于她来说或许十分重要的消息。

“明年开春有一艘去东方的船,鉴于你们那个所谓的海禁政策,来往的商船相比从前少了很多。”

Bellec活动了一下肩膀。一年多来服用Anna开出的药,他感到自己正在缓慢地痊愈——缓慢,这是必然的。相较几个月前,喉咙处时不时的钝痛和干涩不适正在慢慢消失。

起码半年。

Bellec想起东方同僚说话时的样子。眼神清澈坚定,是年轻人特有的执着——因而他也不可抑制地发觉她其实与一个人是那么相似。

Arno Victor Dorian,他的学徒——从前的学徒。

Bellec想到这里,抬眼迅速地瞥了一眼欲言又止的东方女子。他不擅长揣测东方人的年龄,尤其是女士,不过她不会比Arno大多少——甚至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呃,我是说,谢谢你,Bellec. ”

Anna看见面前异邦刺客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些,随后,他微微点了点头,端起自己空了的盘子向厨房走去。Anna于是悄悄地舒了口气,伸手把滑落到颊边的碎发拢到耳后,继续与盘子里的沙拉作斗争。

1792年10月。

日子快得像流水。

凡尔赛的局势隐隐有些不好的兆头。不安在人们的心中汇聚,这使大多数人变得谨慎寡言。食物开始越来越昂贵,至于纸币,早就变成了一堆废品。

“应该去巴黎看看发生了什么。”Anna少见地皱起了眉头,“这样下去,恐怕要闹饥荒。”

Bellec听着面前东方刺客的抱怨,不动声色地说:“今天就是‘半年后’。”

“噗。”Anna眼睛几乎笑成了一道缝,“过会我给你把脉。Bellec,你要不要考虑下到我的国家避避风头?还是说你打算再回巴黎兄弟会?”

“Neither. ”

年长的刺客轻轻摇了摇头,闭了下眼睛。

“巴黎那边有合适的人支撑起兄弟会,他已不需要我。”

东方刺客很短暂地愣了一下。

他。

不过Anna很快就恢复了笑容。这一次,她还是什么都没问。

“我叫‘李遥’。”

“Lee…?”

“‘遥’。我的名字。这是个中文发音,如果翻译过来就是遥远的意思。”

“‘李遥’。”

“对。”

Anna轻轻抿了抿嘴,似乎看着异邦人拗口地说中文是一种享受。Bellec此时的神情无异于她遥远的家乡那些牙牙学语的孩子。

“It's too far, Bellec. ”

“我很想家。”

东方女子偏过头去,眯起眼睛看着窗外。阳光洒在她的脸上,这使人不得不惊异于她相较普通东方女子稍显冷硬的轮廓。

“……我们去二楼,我会为你做最后一次检查。”

Anna最后说道。

TBC.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