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大海曾入我怀

请不要在闹钟响之前叫醒我。

[ACU]【Bellec X Arno】长夜微光/十一。







第十一章

巴黎古监狱。

铁门之外是来回巡逻的卫兵,看衣着是国民公会的人。天气炎热干燥,一些不安的犯人们走动时带起的灰尘清晰可见。

事实上,这里的犯人很少走动。他们与那些无业游民或者醉汉什么的不同,大多温文尔雅,出身高贵。当然,罪孽也更深重。

因此被派来把守此处的卫兵也相对较为沉默,但总有几个例外。比如这间单人牢房前的两个人。这两位看起来都不过二十岁,他们正在轻声交谈着什么,面上隐隐有着兴奋之情。

“你听说了吗,那个‘暴君’会在下周被执行绞刑!”

“谁告诉你的?”

“队长说的——他昨天去了Barras阁下的庆功宴,他听到的。”

“呵,你当真吗?一个星期——那位的下巴不得烂掉!本来就没什么条件给他好好包扎,在这儿——这个地方,他在行刑前说不定就一命呜呼了。”

“这谁知道?反正总归是要死的嘛。”

“唉。给他来个痛快的也成啊,非要拖这么久。”

“他们执政的时候,咱们难道少受苦了吗?嗨,这就叫报应!”

其中一人摇了摇头,慢慢站直了身体,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另一个卫兵略微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也直起腰目视前方。

而单人牢房里的那位犯人却似乎有些坐不住。他轻手轻脚地活动了一下肩膀,低垂的被有些凌乱的黑色卷发遮掩的头慢慢抬了起来。这是一张十分俊美的脸,虽然由于牢狱之苦变得瘦削而且发黄,但不难辨认,他就是Louis de Saint-Just.

他蠕动着嘴唇,似乎想要对外面的卫兵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同为刀板上的鱼肉,我又能帮Maximilien什么呢?

他想着,无声地苦笑了一声。

几天前。Paul Barras宅邸。

“我最多帮你这么多。”宅子的主人是个身材魁梧又面容英俊的中年人,他正皱起眉头看着站在窗户旁边的刺客,有些郁郁,“Bellec,你没告诉我为什么要延长Robespierre和他那些该死的爪牙的好日子。他们本来应该明天死,而现在我却帮你把死刑推到了下一周——这风险很大。人们随时会爆发抗议来表达他们的不满,鉴于我们下手如此不利落。”

Bellec眼睛看着窗外发白的天空,听到Barras略带愤懑的话语后便转过了头来。

“所以才找你帮忙,是不是?”Bellec意味不明地扯了扯嘴角,那个表情看起来跟哭差不多,“要是我能办到,才不会来用掉这个人情呢。”

Barras咕哝了一声,眼睛瞟了瞟自己书桌一角仔细摆放的小巧匕首,决定换个话题。

“我们可真是好久不见了——我想想,有三年了吧?你最近如何?”

“……一直那样。”Bellec向右侧歪着头,似乎在回想什么,“你倒是活得挺滋润——嗯。闷声发大财。”

“哈,只是想多活两年。好好享受才是正事儿,Bellec. 我不是刺客,但看看美洲那边的惨样——嗨,我可没有任何对你们不敬的意思——凡当权者,无论表面多么圣洁热忱,内心里都是一样的阴暗。及时行乐!自由?民主?天真!”

年长的刺客眨了眨眼睛。他知道这个当红政客只是因为他没有一官半职才敢如此口出狂言,或许还有当年在北美殖民地并肩战斗的一点情分的缘故——所以他既没有反驳,也没有赞同。他只是说:

“多谢。我该走了,就职顺利。”

“托您吉言。”

Bellec看着宅子的主人对他微微欠身,随即便有仆人来领路。他对着Barras点了点头,随着仆从的脚步消失在了后者的视线中。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