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大海曾入我怀

请不要在闹钟响之前叫醒我。

[ACU]【Bellec X Arno】长夜微光/十二。

是这样…这个可爱的暑假对我来说仅剩十八个小时了…
所以第十二章会是今年——不出意外的话——最后一篇更新啦…
感谢看到这里的亲爱的你们♡你们的喜欢推荐和评论是我继续下去的最大动力~
圈冷不怕~抱紧取暖啊是不是x
等我。2017年6月见。
爱你们♡

第十二章

巴黎刺客总部。

“我应该预料到你的失败——拜托,人家Arno女朋友挂了诶!你这个时候心急去找他要他回到刺客总部,是个人都不会答应的好吗?”

Vincent吊儿郎当地坐在桌子上,手中端着两杯酒,对着刚从门口进来的Elroy撇了撇嘴角。

“啧,那有什么办法?是de Lasere太心急,怪不得Arno——”

Elroy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Arno不回来,de Saint-Just的事就很棘手啊。毕竟他跟兄弟会并没有什么关联,从前提供的那些情报也大多是为了回报Arno。如果我们想继续利用他人脉上的便利的话,只有靠Arno维持——唉,话说他都在牢里了,值不值得救出来还得好好考虑一下呢。”

Elroy沉默了一会,问道:

“奎马大师怎么说?”

“——他自然支持把de Saint-Just救出来啦。”Vincent把酒杯递给自己的同伴,“杰曼到死都不知道他身边有个刺客的人——不然你以为就凭de Lasere和Arno两个人的力量,就能搞掉圣殿骑士团大团长?开玩笑。兄弟会多年筹谋还难以解决的问题,怎么会比不上两个不谙世事的年轻人一时的鲁莽计划——虽然他们付出的代价也不小就是了。”

“干杯。”Vincent最后说,“稍微休息一下就去见三位大师。兄弟会和圣殿都处在低谷,这个时候就看谁能先缓过劲来了。我相信Arno会回来的,只是时间问题——当然我们也得祈祷他千万快点从悲伤中恢复,下个周Robespierre他们就要被处斩,人死可不能复生。”

Elroy举了举杯子,仰头喝光了杯子里的酒液。他眯起眼睛对着天花板发呆,只觉得世事错综复杂瞬息万变,唯一的希望莫过于对生存的本能趋向。这甚至不如一只爬虫。

冷静。冷静。冷静。

Arno伸手把被汗水浸湿的碎发拢到耳后,深呼吸试图平息胸腔中心脏过快的跳动。他仔细地第五遍检查手里的瓶子,是街角那家才开了不到一年的小酒馆的式样。瓶口的开启方式很普通也很熟悉。两个杯子的杯身也是Arno常见的花样——

常见,是指曾经在Bellec家经常见到的意思。

年轻的刺客觉得自己的大脑又有些不听使唤了。他无法再逃避这个问题,到底是谁来过这里显而易见又荒谬至极。他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幸运,却又隐隐有些恐惧,这两种情绪在他的胸口激烈碰撞,造成的晕眩使他不得不扶着桌子才能站稳。

Bellec还活着。

Arno对自己说。然后慢慢地站直了身体,把酒瓶和杯子摆成原样。

他一定以为自己不会来这里。因为从来没人打理过这儿——大家都任其荒废。

Arno脚尖踩在腐朽出黑色斑点的木质地板上,听着后者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走到了窗户旁边。

Bellec在哪?

他现在在做什么?过去的三年里呢?

……他知不知道我已经被逐出兄弟会了?

Arno觉得自己很可笑,首先想到的居然是这样的问题。在他的印象里,自家师父是个偏执得可怕的人,与圣殿水火不容——当然对他很好。

Arno想起Bellec曾经对Mirabeu说过的话,也想起巴士底狱那些单调狠厉的招式,以及平日里不断的拌嘴吵架。最后的印象是他跪在圣礼拜堂抛光的地面上,右手腕中了自己学徒的幻影剑,腹部被弯刀划开一个不浅的口子——虽然即使连保持身体平衡都做不到,他仍然是那副不容置疑的语气,催促自己快点结束。

所以他动手了。Arno动了动手指,袖剑悄无声息地弹了出来。锋利的刀刃刺穿了年长刺客的喉咙,在右侧开了个口子。鲜血涌出来染红了自己的衣袖,也堵塞着他的气管,迅速地带走了他的生命。

年轻的刺客想到这里,心中那一点点期待骤然消散得无影无踪。

Bellec会杀了我。

他想。

我们现在或许是仇敌,不是师徒。更不是亲人。

他打了个寒噤,觉得自己仿佛被火烫过又挨了一夜的寒风,整个人从内到外都是绷紧僵直的。

……他不会原谅我的。

年轻的刺客猝然转身冲出了房间。

——但是如果我回到刺客总部呢?!我会按他从前希望的去做,振兴兄弟会——把圣殿骑士赶尽杀绝,这样Bellec能不能重新成为我的同……同僚呢?

凡尔赛已经大半地笼罩在夜色之中了,只剩下太阳落下的地方还有一丝一毫的微光。夏夜凉风也吹散了Arno的头昏脑胀,他想起了Louis de Saint-Just和他曾经带来的无数无价的信息——他从来没如此迫切地想要投入刺客的工作之中。

“去巴黎。”

“先生,已经这么晚了——”

“我可以多付给你钱,但现在就出发。”

“……好,好的。”

TBC.

———————————————我是分割线—————————————————————
有关本文:

历史人物出没,但并不一定按照真实历史走向发展,会根据Arno和Bellec的举动做出相应的偏离。

某些对话中的观点属于人物和我,只是为了增强艺术效果:-)

专业不剧透。本文剧情向考究向,欢迎捉虫!

阅读时的一点小提示:

请更多地注意在叙述时用 名字 称呼的人物,而非 姓氏(师父除外!Pierre指向性太弱)。这样有利于帮你区分开对剧情有较强影响力的人物和龙套。

如果方便,联系前文。

注意文章中的时间描述。

本文大概讲的是如何不见面谈恋爱的故事(你,刀(和糖)往往比较隐蔽。


食用愉快x.

佹生
2016.8.25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