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大海曾入我怀

请不要在闹钟响之前叫醒我。

❲Bellec X Arno❳ 物以类聚

一发完  小甜饼 OOC预警 ACU师徒组
在错过万圣节  平安夜  和圣诞节之后
迎来崭新的假期
以及崭新的一年
所以写个糖聚聚运气嘿嘿嘿(你
诸君
元旦快乐哟
:-)

01.

Arno Victor Dorian嗜猫成命。

这件事由他的同僚发现并披露,作为回报,Dorian先生踏遍巴黎的所有屋顶,浪费了十七把幻影剑和三十二颗子弹,把他可怜的同僚逼得抱头鼠窜。

“这不是我的错!!!这只是个事实!”

被追打的人这样辩解。

“谁管你。”

Dorian先生这样嘲讽道,一边向同僚绿色的衣角发射了第三十三颗子弹。

今天的巴黎,阳光也很好呢:-)

02.

这真是太糟糕了。

Arno戴上兜帽,蹲在某个鸟瞰点,一面平复着呼吸和心情。

明天兄弟会的所有人都会知道Arno Victor Dorian喜欢猫。对。喜欢猫。那种软软糯糯毛茸茸的小动物,一只手就能捞起来,开心的时候会收起爪子,用粉色的肉垫博取人的喜爱和怜惜,但真正想要靠近的时候却一甩尾巴高傲地留下一个背影……

——等等。打住。

Arno神情复杂。

——留下一个背影,然后轻捷地跳到窗沿之上,懒洋洋地趴下或者细声细气的咕噜几声,此时巴黎温和的阳光照得它金黄色的胡须根根分明……

——我说。打住。

Arno觉得自己简直熊爆了。

03.

更熊的是,他在Bellec家的后院里擅自养了一只流浪猫。

在Bellec家。

养猫。

04.

那只猫叫Emilia.

或者说,Arno管她叫Emilia.

而现在。Arno抬头看了看太阳。刚好是Emilia的午饭时间,雷打不动。如果他不能在十分钟内赶回家,那么他不仅要面对那只还没有自己手掌大的可爱小猫的冷屁股,还要面对Bellec的臭脸。

哦。

BELLEC.

他在心里这么念道,觉得有点凝滞浑浊。他弄不太清楚这是种什么感觉,但就像是干涸已久的河床突然有清流的经临,夏季烈日下烤蔫了的枝叶突然有着大雨冲刷。酣畅淋漓,却又带那么点柔和,很像Emilia的小爪子的触感。

很让人留恋。很想接近。

Arno从巴黎温和的阳光中惊醒,略一迟疑,便迅捷地向那个熟悉的方位跑去。

05.

“Pisspot, 下次再晚回,就只有生菜。”

Dorian先生看着自家师父黑成锅底的脸,咽了口唾沫,决心反抗。

“不!你不能这样——你说过要营养均衡!”

“我不记得。”

“我不吃生菜!”

“……我听不见。”

“嘿!我不吃生菜!”

“不行。你说营养均衡。”

“你听错了!”

Bellec于是不说话了。他叹了口气,看起来像是要妥协了。

“快点吃,Dorian小朋友。”撒娇没用。

“我下午要出个任务,还要整理情报,没心情在这跟你斗嘴。”

Arno突然觉得憋屈。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那种不对等的受力,硬生生地把满腔热情和斗志晃得七零八落。于是他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我不是小孩子!”

Bellec在心底暗暗翻了个白眼,顺便问候了这个越长越小的Dorian的父亲Charles.

真是麻烦。

他看着自家学徒不耐烦地用叉子戳着盘子里可怜兮兮的生菜,打定主意眼不见心不烦。

“我先回屋了。”

Arno听着年长刺客拉开椅子,脚步声拖拖沓沓地远离餐厅,觉得更加憋屈。

“咔。”

生菜被拦腰折断,成为Arno情绪的牺牲品。

“不要留下生菜。否则明天也只有生菜。”

Bellec不知为何又出现在餐厅门口,留下一句半是威胁半是关心的话,又利落地消失在Arno的视野中。

——这算什么?!

Arno的手指僵在半空中,眼睛死死盯着被刀叉摧残得不成样子的食物。

——嘱咐?关心?还是单纯的嫌弃?

他起身倒掉盘子里剩余的碎屑,并从厨房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翻出Emilia的小碗,小心翼翼地装好牛奶,从窗户翻了出去。

06.

Arno下意识地开了鹰眼,以寻找那个小小的身影。

“Emilia!”

他放轻了声音喊道。

很快,他身后的灌木丛发出悉悉窣窣的声音,一个毛茸茸的棕色小脑袋探了出来。Emilia抖抖耳尖,抬头用湿漉漉的眼睛看了看面前的人类,好整以暇地坐了下来。

Arno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萌化了。

于是他脱下手套,轻轻地抚摸着面前小猫的脑袋。后者则用冰凉湿润的粉色鼻子碰了碰他的掌心,发出模糊享受的呼噜声。

“喵。”

Arno将手中的碗放在地下,看着这小小的一团翘起了尾巴,尾巴尖黄色的毛随着小猫进食的动作无规律地晃动。

“今天没有什么事。Emilia,你想要去鸟瞰点看看吗?我可以带你去。”

不明所以的小猫只是咕噜了一声,把最后一点牛奶卷进嘴里,然后满足地伸了个懒腰,歪着头看着Arno.

“那么我就当你是同意了——”

Arno一面说着,一面伸手捞起小猫。他犹豫了一会,把这个巴掌大的小东西放进了自己的兜帽。

“喵?”

颈后传来模糊的叫声,他感到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过自己的后颈,以及不可忽视的下坠感。

他尽量动作轻缓地翻出了墙,决定去圣礼拜堂。


07.

“我就在这成为了一名刺客。”

小猫已经被从兜帽转移到了Arno的怀里,一人一猫坐在塔顶的平台,感受巴黎下午时分的潋滟暖阳。

“为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从巴士底狱往下跳的那一瞬间吧,我想,如果没死,我就来找找这个什么刺客总部。

“我和Bellec就是在巴士底狱认识的。

“第一次见面,他抢了我的怀表,还问我这是哪来的。我当时心情很差,跟他打了一架,后来他说他是我父亲的老朋友,名叫Pierre Bellec.

“他说,他们是刺客。而我作为一名刺客的后代,被圣殿骑士抚养成人。

“今天我了解了刺客和圣殿之间的不共戴天,但是仍然无法理解。我更倾向于心平气和的谈判来解决问题,最差也不过是拍着桌子大喊着问候对方的祖宗十八代,什么刀枪袖剑都安稳地呆在鞘中,绝无用武之地。

“目的不就是解决问题吗?肯定以最小牺牲为原则啊。

“不知道两边怎么想的。前几代人的恩怨情仇,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如果能联合,当然比见面就打要好很多。

“我是支持联合的。

“唉……Bellec. 我除了刚加入刺客那会,还没叫过他师父呢。他倒也无所谓。

“不过这个人毛病特别多。还老爱挑我的刺。你知道吗?教我信仰之跃那会,他骂我的次数比我跳的次数还多。什么胳膊抬太高,膝盖没绷直,力度太小太大,身体过分僵硬——我又不是表演给谁看,自己觉得舒服不就行了吗?

“结果你猜怎么着?Bellec说,从前有个学徒因为练习时候不标准,在一次有点高的跳跃中摔断了脊椎,在床上躺了三个月还没好。

“——我知道他是为我好。于是我居然硬生生地把一个信仰之跃练了快三个月,Bellec才说:‘勉强合格。’

“现在想想真不可思议。”

Arno沉默了下来,好像在怀念过往的无知岁月。小猫扬扬头,在他怀里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

年轻刺客就这样俯视着巴黎的一切,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是快得像子弹和幻影剑,抓不住也看不清。


08.

“你恋爱了。”

Arno的同僚颇有些揶揄地用上扬的语调宣告。

而当事人不动声色地掏出了手枪。

“等等!等等!我想我们可以和平解决,不要暴力,不要暴力,谢谢!”

“我看你只是单纯的皮痒。”

“不——我只是说实话而已!——你怎么最近学起Bellec大师的口头禅了?这是新的潮流吗?”

Arno一怔。

“不是。”

他听到自己说。

“大概是物以类聚吧。”

Arno看着面前有些吃惊过头的同僚,突然觉得很烦躁。他皱起了眉,暗自腹诽自己下意识说出的话。

他和Bellec?相似?

——是的。相似。

Arno想起Bellec也讨厌吃生菜。Bellec也厌恶脂粉的熏香气息,觉得那玩意除了能在战场上把敌人熏晕过去外,没有任何用处。Bellec也有着和他一模一样的爱好和习惯,比如袖剑的安放位置、思考问题的时候眼睛必须盯着某样东西。Bellec走路的时候微微颔首,右手总是放在腰间的配刀上,总是皱着眉头像是有人欠了钱没还,总是穿那一身绿军装,即使上面的流苏都已经褪色了——

等等。打住。

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为什么我会想起Bellec?!

而此时,Arno的同僚看着面前人阴晴不定的脸色,正在犹豫该如何开口。

最终他鼓起了勇气,冒着被子弹打成筛子的危险。

他说:

“你喜欢他。”

Arno猛地抬头,眼睛亮得可怕。

他的同僚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你就是喜欢他……哎哎哎别打脸!!啊啊啊啊啊谋杀啦!!!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Arno将手枪上好膛,毫不犹豫地踩着窗台追了出去。


09.

“好吧,我这次有点晚。”

Emilia趾高气扬地坐在地上,面对碗里的牛奶无动于衷。

“我跟Bellec多讲了几句话。就晚了一分钟,Emilia. ”

Emilia浅棕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年轻刺客的脸,像是看一个智障。

“喵。”

她最后象征性地舔了舔面前的牛奶,然后打了个饱嗝。

好吧,让我们把时间倒流回半小时前。

Bellec双手环抱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那个臭小子又回来晚了。

不算精致的饭菜摆在桌子上,Bellec觉得它们就要凉透了。

比平时晚了接近十五分钟。

他沉默地睁开眼睛,盯着桌子上一个小小的黑色痕迹发呆。

而后他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起身来到厨房,驾轻就熟地从碗柜后面一个隐蔽的角落取出一只小碗,并打开了牛奶瓶子,倒进了大约四分之三碗牛奶。

有点多。

Bellec的眉头轻轻抖了一下。

平时只倒一半的。

——算了。就这样吧。

年长的刺客于是端着碗走出了厨房。

我们把时钟拨回来。

Arno一脸纠结外加沉痛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自己放倒在柔软的床上。

有点心力交瘁。

——每次自己晚归,Emilia都拒绝进食。

——而且那个该死的家伙居然说自己喜欢Bellec!

我喜欢吗?

不知道。

Arno翻了个身抱住被子,开始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

我喜欢他吗?

不知道。

他又想起Bellec身上经常带有的混合着灰尘和鲜血的味道。Bellec的总是带着手套的手。Bellec眯着眼看他,吐出嘲讽的话语。Bellec双手环抱靠在墙上,对他说:“Not long”. Bellec单手支着脑袋,在明亮和暖的阳光下假寐。

Bellec.

我喜欢他吗?

Arno闭上了眼睛,决定睡一小会。

……他肯定不喜欢我养猫。


10.

不。

其实Bellec也喜欢猫。

特别喜欢。

小小的Emilia好整以暇地蹲在二楼的窗台上,黄色的尾巴尖微微翘起,正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屋里年长的刺客。

后者拿手指点了点桌子,示意小猫过来。

窗边立刻没了猫的影子。

窗外,巴黎下午的潋滟暖阳刚刚好。

END.♡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