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大海曾入我怀

请不要在闹钟响之前叫醒我。

[ACU] CG二刷的一些联想

私心打了Arno的tag。

深夜一时兴起二刷UNITE的CG,联系了一下曾经补过的实况(高三党没办法直接体验游戏),顿时觉得天壤之别。

但我所谓感到天壤之别,并没有任何针对和吐槽的暗示。这种天壤之别已经不能够说是使人啼笑皆非的问题了。它使人感到恐惧。而且是细思恐极的那种。

CG的信息量很大,我总结一下看到的几个特写,以便分析。但时间所限,迫不得已。所以只分析四条,夏天时间充足时我会更细致地补充。

1. Elise被推上断头台前,有另一个棕发的年轻男子在剧烈挣扎中被断头。CG给了他的脸一个特写。

2. 刺客们冲撞一名白色华丽衣装女子的马车,导致马车侧翻。CG中可以清楚看到Arno跑过镜头,而在Arno一闪而过的背景下,有一名身穿平民服饰的年轻男子面对镜头戴上了兜帽。CG同样给了他的脸一个特写。

3. 刺客们由窗户闯入一场贵族华美宴会。一片混乱中,一名面相丑陋肥胖的贵族中年男子惊慌挣扎,女佣服饰的年轻女人举起一件雕像向他的脸砸了下去。

4. Arno及同伴为攻占巴士底狱的愤怒群众开路。(请注意这一条。)

第一条。

被断头的男子很大几率是党争牺牲品。如果是,Elise很有可能是个政治人物,起码也是个小有名气的政客。这个设定与游戏中后期她与Arno号召人民把罗伯斯庇尔拉下水吻合。

但是。

游戏中弱化了Elise的政治身份,仅仅让她作为圣殿骑士存在。这使得主线剧情匪夷所思。这是一种不合理。

第二条。

平民装束却有刺客兜帽的人们出现过两次。这位小哥依然无法确定身份,但是可以猜想,刺客与民众有密切联系。

反映于游戏中,那就是招募系统和平民任务。

但是。招募系统在哪里?

第三条。

刺客的行动依然指向贵族的奢靡,这一次他们还号召了贵族人家的女佣反抗。

但是。游戏主线剧情根本与政治无关。完全是复仇与儿女情长。

第四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

Arno参与并领导攻占巴士底狱,并且他那时已经是刺客了。

而游戏中,Arno借助此次事件逃出巴士底狱,随后才加入刺客。

可能已经有人猜到我要接下来写什么了。

ACU是个畸形产品。它被修改,仓促发售。我们见到的主线,只是整个宏大故事中的一个小支路。

而整个故事原本想要表达什么呢?

CG的BGM早就宣告了答案。

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

雅各宾。吉伦特。王室。保王党。
中下层民众。贵族。新贵族。
刺客。圣殿。

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

一切的不可能集合起来就是可能。

UNITE因为某种不可言说的理由被扭曲并掩盖了本意。这就是事实。

不妨让我们回想1776年光影交错的凡尔赛宫。1791年圣礼拜堂剧情的唯一一次QTE。

那样精致的画面,原来只是跑个龙套,之后就不再出现么?

不可能。

它们是被掩盖了。仅此而已。

因为题材。因为每个人都妄图统治世界。

以上的联想分析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而我确实是在以最大恶意来揣测,我其实很希望自己被打脸被指控过分敏感,那一定是再好不过。

但是无论如何,我要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夏天以后见吧UNITE。我准备好了。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