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大海曾入我怀

请不要在闹钟响之前叫醒我。

❲Bellec X Arno❳ 全场最佳

一发完 小甜饼 OOC预警 ACU师徒组
法兰西四大才子出没 有姓名私设
专业助攻三十年
值得信赖
最后
恭贺新春 鸡年大吉

01.

Arno Victor Dorian近来心事重重。

他的同僚们难得聚首,蹲在屋顶上看着坐在剧场咖啡店二楼窗边作沉思状的Arno.

“他这样多久了?”

“拜托——”绿色衣服的Theodore用手捂住了脸,“自从一个半礼拜前就这样了!你们懂每天跟他出任务时他欲言又止的表情吗!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至于吗Theodore,我看你就是欠揍。谁让你没事干天天惹Arno?”Vincent翻了个白眼。

“嘿,我那不是招惹,是实话!”

Elory有些好奇:“你对Arno说什么了?”

“我说他恋爱了。①”

“他不揍你才怪。”

“他喜欢谁?”

Elroy用鄙视的眼神看着Vincent:“想不到你是这样的Vincent. “

“我这是关心同僚的心理健康和人生大事!”

“……哦。”这话你对Arno说去。

Theodore沉默地看着街道对面Arno的侧脸,像是下定决心一样说道:

“我有一个人选。”

02.

Arno把头磕在桌子上,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他叹了一口气。

明天是Bellec的生日。

他自从一周半以前就在考虑送点什么。既要显得有品位又要不过分亲密,既要注重实用性又不能太俗,最重要的,一定要让Bellec喜欢。

——天哪鬼知道Bellec会喜欢什么啊?

Arno觉得自己脑袋里的小人在尖叫。

——总不能送他两瓶酒吧!

好主意。

Arno第三十三次叹了口气。哦不,算上之前那次,第三十四次。

他脑补了一下场景。

Arno提着两瓶酒进了家门。

“嘿,Bellec!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年轻刺客冲楼上喊了一句,不多时,Bellec带着惯有的严肃表情走了下来。

“呃……生日快乐,Bellec!”

很好。满分。不错。

要不就这样?

——是不是少点什么?

Arno仔细想了想,在剧本最后又加了一句:“看这个,你的礼物——”

他抬起头,又重重地磕在桌子上。

——我他妈到底在干什么?最后还不是得送礼物!

Arno一脸生无可恋。

或许该问问Theodore他们?

03.

“所以,这就是你一个半礼拜以来魂不守舍的理由?”

Elroy揉了揉眉心,眼睛余光看见Theodore和Vincent交换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觉得更加头疼了。

Arno斜靠着墙,挑了挑眉。

“我觉得送一副新的手套是个好选择。”Elroy清了清嗓子,说道。

“你有没有考虑过送花?”Theodore兴奋地挥舞起手臂,“我知道有一家店的花质量很好——”

“闭嘴啦Theodore!!”Vincent一巴掌拍了上去,“别听他瞎说——我觉得给他准备一个宴会就挺好的。”

“然后请来整个兄弟会的人当电灯泡——呃,不是——给他庆祝生日吗?”

Elroy保证Theodore最后那几个字是捏着喉咙吐出来的。

“就没有不这么难以操作的办法吗?”Arno忍住升到喉咙里的脏话,尽量心平气和地说,“我一个人给Bellec送礼物……啊,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这太尴尬了!”

Arno摸了摸鼻子,觉得脸上有些发烧。自从一个半周之前Theodore那一句玩笑话一样的“你恋爱了”之后,他就无法克制自己去想Bellec。

——天知道他这么多天是怎么过的!接任务都不敢去找Bellec,还好Bellec最近比较忙,没有发觉他的不正常。然而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Bellec怀疑——他都能想象到到时候那尴尬的场景。

Arno无可奈何地承认,除去选礼物是个困难的事情之外,如何平静地面对自家师父是个更需要解决的问题。

“Arno?”Vincent把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要不这样,你想办法支开Bellec,我们在他家准备晚餐,一起给他过个生日。”

……说得倒轻巧。

Arno清了清嗓子。

重点就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Bellec啊!

他想起今天早晨师父的臭脸。任务似乎并不顺利,Bellec早餐没吃多少就赶往兄弟会总部。他想起Bellec这几天越来越严重的黑眼圈,脸上掩饰不住的疲惫,回家时隐约的血腥味道——从前他从来不担心Bellec,那可是他的导师,不论如何,任务总是完成得最为出色。但现在不同。

可他并不知道如何表达他的关切。对于Elise,他可能会直接询问;对同伴会找点他们需要的药品什么的送过去;但是Bellec不同。他一面尊敬他的导师,一面又很渴望亲近,希望用最合适的方式让自己的导师不至于觉得冒昧唐突——Bellec和其他人不同,这不是说不熟悉导致的生疏,而是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太高,高到自己都手足无措,想要把最好的给他,又害怕被疏远。

“Arno……”Theodore罕见地犹豫了一下,看来之前被追杀的阴影②仍然比较严重,“我想先问个问题。”

空气顿时凝结了。Vincent屏住了呼吸,向窗户的方向挪了挪。Elroy把重心换到另一只脚上,用余光瞄着Arno的反应。

“你是不是……喜欢Bellec?”

04.

“你看!我就说会有这样的后果吧!!这是我最后一件完整无缺的衣服了!”

Vincent默默拍了拍Theodore的肩膀以示安慰,后者痛心地指着风衣下摆的弹孔,表示心力交瘁。

“我们起码知道了Arno确实是喜欢Bellec的,是吧?不至于搞个乌龙出来啊。”

“这家伙怎么就这么别扭啊啊啊!真是前途渺茫无可救药!”

“要让他自己说估计不太好办。”Elroy扔给二人一人一瓶酒,“咱们得帮帮他。”

“嘿,没想到你是这样的Elroy。”

“同意。”

“……喂,现在可不是记仇的时候。”Elroy用手敲了敲桌面,“我们这样……”

05.

Bellec从繁重的文件中抬起头来,皱着眉揉了揉额角。

就快结束了,这他妈的任务。

他在心里暗暗想道。

最近什么事都不顺利。先是那个小兔崽子不知道为什么躲他跟躲鬼一样,后来兄弟会又出了这么多事,整天忙得焦头烂额。

想到这里,Bellec觉得自己的头又突突地疼了起来。

——那小子怎么回事?

他想起Arno每天早晨恨不得把脸埋进餐盘的样子,咬了咬牙把脏话吞下了喉咙。

但是一切又都很正常。Arno跟同伴一起出任务,没犯什么错误;空闲时间呆在剧场咖啡店,跟Elise——哦去他的圣殿骑士——有书信来往;仍然想尽办法挑食和买衣服,有时跑出去喝酒。

除去不跟自己讲话之外,唯一的变化就是中午回来的时间早了不少,不用让自己跑腿喂猫③了。

但这不能说明Arno很好。 从前Arno是个很能说的人,一大早起来就嗡嗡吵个不停,从来没见他有什么活力不足的时候。他能从咖啡店里新出的产品说到Theodore糟糕的衣品,死缠烂打要跟自己一起出任务,雨天不带伞,晴天戴兜帽。完全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整天心神不宁的,难道是谈恋爱了?

Bellec低头看着文件。在看了半页都没读懂上面写的什么之后,越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等这个任务搞完,一定要好好问问这臭小子。

Bellec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到窗边,想要放松一下心情。

06.

Arno Victor Dorian你这个智障。

Arno把自己放倒在床上,瞪着雪白的天花板,觉得人生没有了希望。

明天是Bellec的生日。

明天就是Bellec的生日了。

而我今天还没有决定送他什么。

他回想着晚饭时的场景。

“今天晚上我要出个任务,明天晚上回来。早上早一点起,迟到了可别怪我回来收拾你。”

Bellec漫不经心地用刀子切着牛排,瞥了一眼Arno. 后者正忙于与沙拉战斗,听到自家师父的话,先是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你早点回来。”

事实上说完这句话Arno就后悔了。这太不像他的风格了,正常来讲Arno只会吐槽一下兄弟会的惨无人道,顺便为自己第二天的自由感到庆幸。

切割牛排的手果然停下了。Arno心里一紧,装作没事的样子吃着面前的沙拉,却将头埋得更低了。

一阵沉默后,面前握着刀叉的手终于重新开始了动作。手的主人深吸一口气,轻轻说道:

“明天晚上我们谈谈。”

——天啊。谈谈。

Arno用被子蒙住脸,压下尖叫的念头。

鹰眼告诉他Bellec已经离开家,去往任务地点。现在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但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Arno!”窗户被急促地敲了几下,传来熟悉的声音。

“Theodore?”

Arno打开窗户,发现自己的三个同僚正以一种极为诡异的方式挂在窗外。注意到主人的惊愕,Elroy瞥了一眼满脸写着“我怂你来说”的Theodore,有点不太自在地说道:

“我们来帮你布置一下家里——Bellec今晚上出任务,不是吗?”


07.

“这就是你们的计划?灌醉Bellec?”

Arno掐了自己一把,以防自己在做梦。

“你不打算表个白吗,Arno?你不说他也会找你的。奎马大师说Bellec最近问你的行踪问得很频繁。”

啥?

Arno觉得今天晚上受到的惊吓远多于惊喜。他虽然很高兴Bellec察觉到了自己的异常,但这不代表他能向自家师父坦白自己的心意。不,绝对不行。

“喝酒壮胆嘛,不然你还打算在他清醒的时候说?”

其实他确实打算清醒着跟我谈谈的。Arno想起大约四十分钟前Bellec的一番话。

“就没有别的方法吗……”他迟疑道。

Vincent拍了拍Arno的肩膀。

“没有。”

“不要担心,我们有三个人,加你四个,还怕灌不醉一个人吗?”Theodore挥了挥手中的纸,“要准备的东西都在上面了,我们开始吧。”

08.

Bellec向总部交差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天早就黑了。

他舒展了一下身体,心想总算能集中精力治治家里那个小兔崽子的毛病了。

想到这里,他心情愉悦地勾起了嘴角。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了。”

奎马点点头,也露出一个笑容。

“辛苦了,Bellec. 这几天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可以认为这是假期的意思吗?”

“是的,一个月。”奎马起身给Bellec倒了一杯酒,“非常感谢,我的朋友。顺便——生日快乐!”

生日?

“哦,我都不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

“干杯。”

“嗯哼,干杯。”

Bellec仰头一饮而尽,酒的醇香在口腔中蔓延开来,让他更加感到愉悦。他放下杯子,起身向家的方向走去。

“Bellec怎么还不回来?”

“坚持住,说不定一会就来了。”

“再晚半小时菜都要凉了……”

“嘘!我看到他来了!快把灯都灭掉!快!”Vincent翻窗进来,顿时四下忙乱。

“你他妈别踩我的脚!”

“嘿是你先怼到我的——小心身后!别弄翻了盘子!”

“最后一盏灯!灭掉之后躲到之前计划的位置去!”

Arno紧张地整理着衣领,又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他面对大门,轻轻将餐厅的门关上。另外三人也已准备就绪,Arno下意识地开启鹰眼,金色的身影越来越近。

Bellec在家门前停下了。

这臭小子没回来?

Bellec看着一片昏暗的房子,突然想起昨天晚饭时对Arno说的“今天晚上谈谈”,摇了摇头。

傻孩子。

他推开房门,借外面的月光看到餐厅的门紧闭,蜡烛有燃烧过的痕迹。

原来躲起来了。

Bellec开启鹰眼,意外地发现了餐厅里有一个闪着金光的人影,与他只有一个门板的距离。他心情复杂地眨眨眼,又发现了三个泛着蓝光的可疑人物。

一石四鸟。

也真是难为这臭小子了。

鹰眼视角中,Arno十分紧张地握着双手,尽力不发出任何声音。Bellec故意咳嗽了一声,抬腿向餐厅走去。

Arno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怎么也不敢开鹰眼。刚刚想好的词全忘了,他唯一记得的是今天是Bellec的生日,而他要同Bellec表白。

表白。

他觉得脸上又开始发烧,但事已至此已无后退的余地,只好僵硬着身体等在门后。

Bellec饶有兴趣地隔着门板看着Arno的脸,就在后者抬头的一瞬间,他拉开了门。



09.

餐厅里顿时灯火通明,饭菜扑鼻的香气氤氲出来,Vincent在后院点着了烟花,灿烂的光影透过餐厅的窗户映照在地板上,Theodore和Elroy打开了酒瓶,咕嘟咕嘟的水声携带着温和的酒香流露出来,而Arno只看见了满面笑意的Bellec,带着厚重的黑眼圈和细微的血腥气息,站在餐厅门口、他的面前,戴着手套的右手扶着门板,真实而亲切。

他听到后面两人喊道“生日快乐,Bellec”,还没等作出反应,就感到被人推了一把。

Arno慌忙地张开双臂,紧接着感到另一只手臂环过他的肩膀轻轻地拍着他的背。手臂的主人轻声又低沉地笑了,Bellec的额角碰到了他的额角,半长的黑发扫过Arno整齐的衣领,使得他身上那种特殊的混合着灰尘、皮革与血液的气息更为明晰地被年轻的学徒感知。Arno绷紧了身子,又在一瞬间放松下来。

说点什么,Arno. 他提醒着自己。

——Bellec简直太撩了。

“生……生日快乐,Bellec. ”他犹豫了一会,做了一个更为大胆的决定。

“我爱你,Pierre. ”

“我也爱你。”年长刺客低沉的声音透着愉悦,就像是炸响在Arno的耳边。Arno用力地环住Bellec的肩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等那三个家伙走了我再解释。

Arno知道Bellec很有可能误解了他的意思,但还是掩饰不住地开心起来。

——抱到师父了,这真是赚大了。

烟花仍然没有停止,灿烂的金色光芒一闪一灭,Arno眨了眨眼睛,觉得这会是他有生以来度过的最美好的夜晚。


10.

虽然一杯倒的人没什么资格说“四个人一定能喝过一个”。

Arno瞅了瞅一边一个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Theodore和Vincent,觉得有点犯愁。

Elroy还能勉强保持清醒,但绝对不是他们所谓能干过Bellec的程度。

……我就知道不靠谱。

Bellec抬头看了自家学徒一眼,Arno正招呼着Elroy把那两个睡得正香的醉鬼拖回去。

这小子真是急性子。

Bellec转动着酒杯,心下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他已经有很多年不过生日了。Arno Victor Dorian到来之前,他的每一天几乎都是守在总部指定的任务地点,细心收集圣殿骑士的消息。

Arno带来了太多东西。不知何时,他已经成为Bellec生命中十分重要的人,共同分享伤痛、喜悦和悔恨。这种被陪伴的温暖不是信条能够带来的。如果说信条给予的是磅礴雄心,是汹涌大海,那么陪伴就是涓涓细流,一点一点填充裂缝,温柔和缓。

“Bellec……”

他的学徒端着酒杯坐在了他的对面,脸色微红,欲言又止。

Bellec放下酒杯,身体微微前倾,低沉地笑了起来。

“我说,我也爱你,pisspot. ”

然后他不顾自家学徒惊愕的神情,伸手扶住后者的脖颈,吻了上去。



11.

“嘿——Arno给我订了十套一模一样的风衣!我的天,他不至于吧?!”

“啧,别得了便宜卖乖。”

“今天怎么不见他影子?平时这个点早就开始任务了。”

“啊啊,他请假了嘛。昨天喝太多了——反正Bellec是这么说的。”

END.♡

①②③注:梗见前篇【物以类聚】
手机不会超链…戳主页吧…

PS. 刚刚少发了一段…我的锅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