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大海曾入我怀

请不要在闹钟响之前叫醒我。

[ACU] 【Arno中心,有BA涉及】无声救赎

高考前最后一次摸鱼。

(其实就是个记梗+预告啦:D

十章以内完结(大概

大体就是

Helix运行得正嗨,迪肯(又)玩脱了,Abstergo恼羞成怒开始黑迪肯和主教的数据,此时Arno正走到生命尽头,于是因此陷入无穷尽的记忆世界(因为是自杀(你))。

在记忆世界里Arno遇见了母亲、父亲、德拉塞尔公爵、Elise,甚至米拉波,却唯独没有遇见Bellec(因为Bellec是他亲手杀的(不))。Arno很难过地走在记忆世界里的街道上,发现原来是Bellec住宅的地方是一片树林,即Bellec在这个世界从未存在。他于是想返回儿时的家与父母团聚,但当他赶到时看见年幼的自己正在与母亲嬉戏,此时他意识到这个世界的秩序是混乱的,他只是个外人,不知何时就会消失。

正当Arno感到灰心绝望时,主教的声音出现了。主教气急败坏地表示这一切都是Abstergo的锅,不然Arno也不可能被困在一个程式里这么久。她表示会跟迪肯谈谈叫他不这么过分(。)。最后她向Arno表达了歉意,并请求Arno帮助她混淆Abstergo的视线。Arno将被传送出记忆世界,由Abstergo接手控制,主教和迪肯不再介入,Arno将回到自己一生之中的某个时间点,开始新生。但这一次Arno的任务是尽量避免同步,使Abstergo获得错误的记忆序列资料,并让他们相信圣者并没有死,也即Arno可以以自己希望的方式度过新的一生,不受同步的约束。主教最后祝愿Arno好运,然后让迪肯启动了退出程式,将Arno交给了Abstergo的修复机制。

Arno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回到了巴士底狱。Bellec就坐在角落,手里把玩着他的怀表。

——然后就开放式结局啦(。

呃。其实就是想让Arno把那些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都讲清楚,顺便满足一下个人癖好——大团圆,不是吗?

这对Arno来说是一种救赎,对我来说也是。即使知道这一切不能成真,即使知道Arno注定一生辛苦流离,但我至少可以用笔来送给他一个完满的结局。我爱我笔下任何一个角色,在我眼中他们都是以最为鲜活的姿态活在文字之中,所以我得对他们好一点,更要对他们负责。

好啦接下来就是片段式的预告了。高考前是不可能拿出时间来填这个坑啦,一发完的小甜饼…估计也不会有。法兰西四大才子的人设沿袭《长夜微光》(真希望还有人记得这个坑…高考完会一起填的)。

祝愿所有三党在接下来的一个学期华丽蜕变,成功逆袭,考上自己喜欢的大学(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希望诸君一如既往地爱着AC这个坑,因为有你们,才让这世界变得如此可爱呀。

最后感谢所有喜欢我文章的人,你们都是小天使!很感激能够与你们共同分享我(夹带了许多私货的)对角色的理解和热爱。不论如何我都会写下去的。

共勉。

——————————————————

「凡尔赛有如血残阳。」




「“我们就此分别吧,Elroy. 你带着剩下的人继续向南,我往东走。务必继续调查下去,找到盒子的位置。”

“你这是送死,Arno. ”

“……不然呢?

“他除了要我死,还想要谁的命?”」





「教堂里灯光昏暗而柔和,老神父的胸口开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正向外汩汩地冒着鲜血。血腥味道萦绕在众多圣像与十字架之间,有种亵渎的意味。

“所以你看,我亲爱的Arno, ”新帝背着双手站在耶稣像身前,笑得人畜无害,“无论上帝是罚是赏,人间争斗恒久不息,诸圣亲临也无法救赎。而我们手上同样沾有同胞的血,同样要下地狱。

“而你,输在认为自己有罪,并且因此愧疚不安,企图得到救赎。”

“难道不是吗,陛下。”

“不,当然不是。”新帝被面前人对他的称呼取悦,发出低低的笑声,“我就没有罪。我不需要救赎。”

Arno伸手摘下了兜帽。」





「他的身体向一边歪倒,右肘着地,然后是后背。他缓缓松开刀柄,匕首没入他的胸膛。后脑勺磕在教堂冰冷的地面,血腥味道现在不仅仅充斥于教堂的空气了,也溢满他的喉管和胸腔。他感到呼吸被剥夺,感到眼前发黑。痛觉一点一点地消失,就像沉入梦境前夕那样安详和毫无防备。

“全部烧掉。”

这是他听见的最后一点人间的声音。随后,他的意识沉入无边黑暗,向着地狱进发。」





「拥有棕色长发的女子起先背对着他,在听到他的脚步声后,仿佛受到惊吓一样回过头来。」





「“我请求你的原谅……Arno. ”

“我从来没有埋怨过您,母亲。您是迫不得已的,我知道,父亲也知道。”」





「“Elise——”

“不,别说对不起,我亲爱的Arno. 是我太过莽撞,功亏一篑。好了,现在你想去花园转转吗?我可以陪你。”」





「树木的长势很好,郁郁葱葱,遮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

Arno犹疑地向前迈步,再三确认后无可奈何地发现确实是这个地方。但他看不到熟悉的退漆的门板,没有门前乱糟糟的黄杨,其实连那间二层的小楼都没有踪迹。

映入他眼中的只是一片树林。郁郁葱葱,长势很好。」





「怎样回去和怎样留下,都是难题。

在这个时间交错而混乱的巴黎,所有被他亲手杀掉的人都不曾存在,不论是情愿还是被迫。而当他看到儿时的自己窝在母亲怀中玩耍大笑时,他就明白,自己根本不属于这里。」





「“我对此感到十分抱歉,我会好好跟迪肯谈谈的,相信我。”

“Abstergo很快会发现我们的,所以我们打算早点撤离。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相信我。只是避避风头。但接下来一切就靠你发挥了,随时都会有Abstergo的员工来监视的。”」





「“祝你好运。”」





「“小子,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搞来的啊?”

Arno伸手揉了揉脸,顺势掩盖着面上狂喜的笑容。他站起身来,向Bellec的方向走去。后者抬眼看着他,不明所以地挑了挑眉。

“我叫Arno, ”Arno最后说道,露出一个极为清浅的笑容,向Bellec伸出了手,“Arno Victor Dorian. ”」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