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大海曾入我怀

请不要在闹钟响之前叫醒我。

倾城-HITA




 

 

 

我遇见她的时候,刚刚好要高中分科考试了。高一的五一假期,那时情绪低落,成绩波动起伏,未来模糊并且遥远。

 

她的出现,实际上给了我相当大的鼓舞。就像水洼里的将死之鱼突然被人救到了大海之中,其实也就是生活有了盼头,有了一个可以一起构想未来的对象。她向我表白,我答应下来,就这么简单。我们于是成为人人艳羡的情侣,即使是同性,并且是隔着屏幕的网恋,也没有什么关系。

 

年少时候我便习惯了提前很久去做计划,下一步的成绩要到多少,这个学期末要竞争什么奖项,将来考一个什么样的大学,都仔仔细细地记在本子上,偶尔拿出来看看,一面反思一面又有些骄傲。十六岁,活得小心翼翼仔细谨慎,什么事情都希望做得更好。

 

很多人说我太古板刻薄,总是要求身边的人做一些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我不以为然。

 

“那是因为你们并非我愿意纵容的人。”我这样说。

 

我愿意纵容的人有的。就是她。晚睡晚起,不好好吃饭,不安心上学,都没有关系。反正有我呢。我多努力一点,她就可以多任性一点。当时我就是这样想的,于是捡起课本来,一点一点补习。最后留在实验班,不至于到普通班去丢人。

 

她读大专,在国际班。周围人家里条件都不错,她家也算是相当富裕的。我家条件是小康,并没有那么多钱可以支配,我也素来不喜任何多余的事物,更没有欣赏奢侈品的眼光。她消费相当高,衣服首饰包包等等一系列东西都要买,并且都是很有名的品牌。我很少开口向家人要东西,衣服只要能穿,样式也合适的话,也就无所谓添置新衣之类。不戴首饰,背那种学生用的大双肩背包,闲来只是读书写字,玩玩手机,不喜欢逛街。

 

“将来我们只要一个小房子,一百多平米就好。养两只猫,一只狗,种点自己喜欢的植物,家具也不要太多,简单装修。平时窝在一起追剧看电影,傍晚去公园散步。三餐一起下厨,不想做就点外卖。”

 

她这样计划。我想象和她一起的生活,感到幸福并且平和。

 

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一百平米并不是小房子。对我来说也是。想要买一套这么大的房子,需要赚太久的钱。所谓生活,是不可能如此安逸的。但我只是相信有那么一天。或许也是年纪小,不知赚钱不易,以为生活可以轻易成为自己希望的样子。

 

她是南方人,样貌秀丽。大眼睛双眼皮,皮肤很好。96斤,肠胃比较弱。不喜欢葱姜蒜,讨厌茄子,不爱吃主食。偏爱西餐,极爱甜品。我是北方人,听她对我讲爱吃咸甜口的菜,于是在高中食堂吃了一个周的糖醋里脊甜玉米盖饭。

 

朋友惊异于我的胆识,我于是说,我对象在南方呢。她或许喜欢吃这种。不管怎么说先练练,以后说不定天天都这样呢。

 

分科考试很顺利。高一升高二的暑假,我和她为彼此过了生日。她在七月,我在八月。她是狮子座,我是处女座。很多人说处女座吹毛求疵,说狮子座高傲自我,我是不信的。我从不对她吹毛求疵,她也不冷淡对我。她总是说,我和她相似又互补。将来配合的话,一定有大成就。

 

我想也是。

 

可惜故事虽好,结局却仓促。像好不容易放得最高的风筝,一阵微风吹过,忽然就直直落了地。人还来不及反应,它便一头栽进烂泥,摔了个粉身碎骨。

 

 

 

 

我就读的高中,管理相当严格。课业繁重,时间紧张。我高二一年,大大小小比赛,全国各地地跑。我是很期待出去比赛或者培训的,因为那就意味着我脱离了父母和学校的管束,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电子产品。屏幕那边有我最爱的人,因此不论在哪里,只要收到她一句早安,就感到万分安心。

 

我和她半个月难得说上一次话,每次聊天我都万分珍惜。手机里存有她的城市天气,存着她难得不排斥的食材清单,空闲时候翻翻她的照片,想象将来见到她的情境。现实生活中朋友并不少,交心的也有二三,只是感到她不同。习惯了随时翻看社交软件的消息提醒,每天能碰到手机时,只要给她发了消息,就期待着她的回复。

 

她是个令人心疼的女子。家庭不睦,社交甚少。整日整日地窝在家里,空有天赋和思维却不敢放手去做。我知道她的胆怯,知道她的畏缩,所以更多地鼓励她。并且赞美和安慰。

 

我和她的交谈,大多局限在鸡毛蒜皮的小事。吃饭了没有,什么时候吃。上午做了什么,下午有什么打算。今天看了什么节目,某某明星好搞笑。我家周围的哪家餐厅很棒,到时候你来我这里,我带你去吃。外面太晒了,出门做好防晒。或者外面太冷了,我这下雪了,你那里有雪吗。有时谈到未来,谈及梦想,金钱和名望。

 

“我想赚很多很多的钱,这样才能实现我的梦想。并且越快越好。越多越好。“

 

我看着她打出这些字,心里有一丝微妙的悸动,随即释然。她既然这样说,总有她的办法的。我应该相信她,并且鼓励她。

 

高二下学期,为了一个比赛,停了大半学期的课。回来一时茫然,跟不上课程节奏,也看不进书。她那时在准备专升本自考,将要去本地的一所大学读书。晚上学不下去压力大的时候,偷偷拿了手机,给她发消息。聊些开心的事,一聊就到一两点钟。说了晚安回去睡下,第二天便精神饱满而活泛地投入生活,像是有无穷无尽的精力。

 

成绩自然是提上来了。学业水平测试也很顺利。稳妥平和地过渡到高三,我与她一同度过了她的成人礼。她大我不到一年,我说很期待明年我的成人礼。

 

“以后我们会一起度过彼此的每个生日,也可以一起过中秋,一起过元旦,一起守岁。不急,有的是时间。“

 

她说。

 

会的。我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可是我们都食言了。有人说,恋爱时的话听信不得。我有点委屈。我本来真的想与她共度一生的。我没有说谎,只是没能做到。

 

 

 

 

很多人对我说,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太累。因为要相互妥协,相互牵绊。不是棱角划伤了对方,就是锋芒刺痛了心脏。最后只会不欢而散,两败俱伤。

 

如今还是得承认,我和她确实三观不合。对待金钱,对待生活,表面看似相似,实际大相径庭。我和她都有缺点。她固执己见,我好为人师。她任性妄为,我傲慢善妒。都是不肯服输的人,也绝不向异己妥协。兵刃相接,每每是我岔开话题,或者附和同意。我实在不喜欢伴侣之间因为任何事情争吵,也一直相信相互谅解的感情才能经营得最长久。今日的迁就,或许能换来很长时间的相安无事,甚至是下一次的被包容。

 

我这个人吃软不吃硬,虽和她并没有正面的争吵,但暗自里是有不愉快的。但只要她开口说起另个无关紧要的话题,立刻就像松了口气那样,三句两句就又和和睦睦了。

 

我总是说,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她每每生活中不顺利,倾诉与我后,总补一句,若你在就好了。我听到后总是焦虑。翻看我的城市到她的城市的车票费用,又想想自己的学业,最后小心翼翼地说,等我高考完,我们一起去旅行吧。

 

她于是很兴奋又无不遗憾地说,我还没有好好地出去旅行过呢。如果有你在的话,做什么都会很开心吧。

 

高三开始,压力成倍增加。稍微不注意,分数和名次就大跳水。父母孤注一掷,干脆放任我随意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以纾解压力。手机放在我身边,平板也送到我书桌上,每个晚自习放学回家,并不催我回屋学习,任由我跟他们插科打诨。

 

被放养的一年,读了很多课外书,也写了不少文章。她体谅我高三,会在我早睡之后给我留言,给早起的我一个惊喜。交谈时态度也柔和,竟有些黏人了。

 

我于是更加珍惜当下,成绩虽然起伏不定,但是能够安心地学下去,也有贪图当下幸福的念头,所以并不感到紧迫。

 

高考来得很快。百日誓师的时候,我才惊觉自己的成绩滑出那么多去,根本无法完成我与她的约定。心中羞愧难当,埋头苦学,每每熬夜到凌晨一两点钟。有时课程落下太多,便温习到三四点钟。小睡一会,又打着哈欠坐上去往学校的校车。最后的成绩差强人意,跟与她约定的学校还差三十多分,心里难过,虽上了个还不错的大学,但总觉得有些后悔。

 

她倒并不在意。只说辛苦了。

 

高考结束的假期,发生了很多事。高考前十余天,在母亲的手机相册里发现了外公的诊断书。肺癌晚期,诊断时间是二月份。脑子里嗡的一下,嘴边却还装着笑意,语气轻松地问着母亲今天晚上有什么好吃的。那天晚上流着泪在本子上写日记发泄,写完又撕掉,藏在书包里带走,怕父母万一来书桌上找本子用,误读了我的日记,他们岂不是更不安心。一整天没听下课去,晚上回去整理心情,仔细查了癌症的资料,决心绝不辜负父母的用心,尽力考一个好的大学。

 

考完英语的那天,校长在主席台上讲话,我一面有些不舍,一面想到了家里乱七八糟的事情,突然心情很不好。高考之前我与她约定,一定在她生日之前去她的城市找她。外公生病,父母意见不合正在冷战,恐怕要食言了。

 

事实证明,我果真食言了。约定的毕业旅行,完全成了泡影。她说着没有关系,先照顾外公,我还是感到愧疚。

 

我于是决定订下十一去往她城市的车票,并且暗自再三要求自己,一定要去成。

 

我几乎成功了。但也只是几乎而已。

 

 

 

 

其实我并没有想到三观不同居然能使两个恩爱的人分道扬镳。但这确实发生了。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凌晨四点,我给她留言说分手。随即躺下入睡。梦里她抱着她家的猫咪,很哀伤地望着我,像是要向我走来。我伸手去接,她往前迈步,倏忽间就不见了。留我一个人惊出一身冷汗,睁眼望着未被阳光没过的天花板,感到头痛如针扎。

 

我真的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吗。我问我自己。是一时冲动呢,还是早有铺垫。

 

八月三十日,我决心将她最令我不满的缺点毫无保留地说给她。与她相处两年多,我感性的时候多过理性。从一开始起的纵容就是错误的,我本应该向她说清楚我的观念。发出那些消息后,忐忑不安了很久。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这样正经地向她表述我的观点,从前我总是跳过这样的话题,期望晚点去面对。

 

从前只是隐晦地向她表达,并不期望她有怎样大的改变。我所做一切只是希望她走出自己的圈子,去过一个平凡人的生活。但战线拉得太长,让我太过疲惫。我想,若她有所改变,我定会拉紧她的手,不论有怎样的困难都不放开;若她坚持己见,我只好放弃。几乎是孤注一掷。

 

她不久就回复了我。仍然坚持自己的想法。

 

我摁死手机,看着漆黑屏幕上自己的脸,感觉从心至身的疲累。是时候离开了。不能再拖下去,这样耗损的是双方的精力和心力。不如相忘于江湖。

 

上午她起床之后,很快给了我回复。和平分手,留了很长很长的话来道歉来感谢,留了很真诚很真诚的语句来互相祝福,最后决断只是两句“珍重”而已。各自删掉对方在自己账号里的存在痕迹,解除情侣关系,修改签名。

 

她写:“一别两宽,各自安好。”我写:“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把她专有的称呼备注改成全名,取消单人分组。做的时候没有什么泪水,躺下什么都不做的时候,却觉得心里空了一大块,泪水于是洇湿一大片枕头,连带着把内心的空虚冲走,用痛楚补足。

 

下午时分,出去散心。约了闺蜜去玩,陪她挑耳钉。她试了一下午耳钉,我无聊,便四处去转,看到有个眼镜框像是她曾戴过的样式,又觉得一条雪花项链适合她。冰激凌吃到嘴里,突然想起某处新开的某家奶茶店我曾许过她要带她来尝尝鲜。晚上吃面,看着面汤上面飘着红油,刚要开口说,这我对象吃不了的,突然想起已经分手,只好悻悻作罢。

 

晚上七点多回到家里,母亲去医院陪床,家里只有父亲一人。原来分了手也不过如此,生活该怎样就怎样,不会因你心头痛楚就可怜你,令你另得什么好消息。

 

只是再没人听我说:我到家了。你在干嘛呢。晚上写着这篇文章,一面跟朋友聊天。我说我好不甘心。

 

我曾改变过很多人,也帮助过很多人。却不能改变我最爱的人,也不能帮她认清自己,也没有让她过得更幸福一点。我很难过,很愧疚。

 

却总觉得明早起来,还有一个人可以问一声“早安”。然后安安心心地做着自己的事,等着差不多到她起床的点,又可以琐琐碎碎地聊着彼此身边发生的事情了。

 

可惜再也不会有了。

 

下午我买了一个狮子座的金属书签,背面刻上她的名字缩写。我打算着,什么时候开始另一段感情,什么时候丢掉它。

 

虽然如此,我想我也再不会这样关切和纵容一个人了。纵容只属于不成熟的爱情,只属于理想中的爱情。从此成年之后,日渐成熟稳重,难再有毫无保留的爱。我亦明白,所谓毫无保留的爱,虽然美好,但终究是脆弱如玻璃、尖锐如玻璃的。若不想再度被刺伤,就只能远离这澄澈透亮的凶器。

 

不知该如何结尾。万千体味只留给时间吧。将来有一日,或许那是很多年后,我会真正明白什么是爱情。待到那时再回头看,或许还有新的感慨。或许唯一的遗憾就是,明天就是交往二十八个月了,但我和她的关系却在今日戛然而止。

 

这样也好。不多说了,晚安。


评论(1)

热度(7)